主页 > 时评 > 车型 >

网曝:江西省南昌市南大四附医院无证行医患者称医院骗钱

座落在广场南路的南大四附医院(原南昌铁路医院)的泌尿科,坊间传闻是一个社会商人承包的科室医生写的“天书”病历让患者无法辨认,患者称医生瞒着患者乱填写内容两所医院的检查报告对比,一个认为有病,一个认为无病。一个没有诊断医生的名字,一个有诊断医生的名字陈兴称麻醉和开刀都是由他做的(视频截图)(这份手术同意书上手写的文字内容,经新闻人员给该医院多名医务人员查看,均称难以辨认。患者称,因无法看懂内容,才听信医生的口头欺骗,以为是签订第一项手术的术后风险责任问题,才在同意书上签字。)奇怪的是,手术书上没有主刀医生陈兴的签字。律师称只要患者提出异议,该同意书将无效。通过手机搜索该医院的官网,网页上出现国家领导人照片,有利用其做商业宣传的嫌疑南大四附医院泌尿科的官网上出现了宣传该院疗效的内容,涉嫌违背广告法及卫生管理规定  一个标价仅仅是800至1500元的切割包皮的手术,上了手术台后却被医生做了三个手术。一周下来,患者花费医疗费近5万元。当患者要求开刀医生拿出行医执业证书的时候,医生却无法提供。年轻的患者遂以医院非法行医和欺诈治疗为由,向医院要求索赔。但医院只肯同意退赔2万元。小伙子无法接受,遂向新闻媒体投诉,向社会公布就医的真相。这是日前在江西省南昌市南大四附医院发生的一起医疗纠纷案件。   令人生疑的治疗过程  阿桂(化名)是南昌的一位年轻小伙,因为生殖器包皮过长及尿液有些偏黄,2015年5月25日上午,他来到南昌大学第四附属医院(下简称四附医院)治疗。以下是他描述的治疗过程:  阿桂挂完号之后,医生在阿桂的病历上写上一堆让他认不来的字,然后就让阿桂去做前列腺液、尿液的检测,并做了“震动感觉阈值(VPT)检查”和“彩超”检查。随后医生把情况说的非常严重,说不做手术将影响将来的生育能力,让阿桂立即去做包皮切割手术。阿桂当时听了很害怕,便同意做手术。阿桂记得很清楚,医生跟他说的只是做一个小的手术。上了手术台后,主刀医生为他的下体打了麻药,便进行手术。手术完毕之后,阿桂被要求在手术同意书上补签名字。  令阿桂感到不解的是,医生告诉他做的是三个手术,而不是一个手术。  阿桂有些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与恐惧。于是,他选择了默认支付三个手术费的结果。  在接下来打针、吃药的治疗中,一个星期的时间,阿桂累计花费医疗费近5万元。  事后阿桂总结,自己之所以被宰,是因为缺乏医疗知识,头一次看这类疾病,对于医院的规范操作程序与患者本该具有的权力并不知晓。他只感觉自己在治疗中被搞的稀里糊涂,又羞又怕,难以言状。因而,没有勇气去抗争。  为了搞清楚自己的病症是怎么回事,5月30日,阿桂到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做了一次彩超对比检查。检查的结果让他吃惊:四附院的检查报告诊断他有双肾结石、前列腺稍大、双侧精囊回声欠佳三项症状,而二附医院的检查结果却显示均未见明显病异,并未做出有疾病的结论。  阿桂向有关医学专业人士咨询,被告知,他的那些“症状”,其实不需要做任何手术,只需简单的治疗即可。阿桂心里开始恼火了。因为,他除了被告知第一手术的内容之外,直到现在,他也没搞明白医生给他做的第二个手术和第三个手术到底是什么内容。更让他气愤的是,手术之后,他的身体质量下降,生殖器的的功能反而比手术前变得糟糕。  阿桂到四附医院找医生理论,要求退款。经过三个月的拖拉交谈,医院同意退7000元给阿桂。  阿桂不服,向媒体投诉。  暗访:医生承认事后补签手术同意书  9月上旬,新闻人员以阿桂朋友的身份,陪阿桂去医院和医生商谈赔偿事宜。阿桂要求医院复印做手术的存档资料,医院以种种理由进行推脱和拖延,并且不肯在复印资料上盖章。经过多次交涉之后,阿桂才拿到了盖了章的手术资料。阿桂要求主治医生和主刀医生出来解释当时做手术的情况。经过多次努力,主治医生叶鑫和主刀医生陈兴才出来与阿桂进行交流沟通。  针对病历上的字过于潦草,不符合卫生部的规定,新闻人员向叶鑫医生提出质疑。  叶鑫回答:只要医生能看懂就行。  阿桂说,病历上的字是医生乱写的,并非他的口述内容。由于字迹太潦草,他也无法辨认,所以无法当场提出异议。  叶鑫予以否认,与阿桂发生争吵,双方各执一词。  新闻人员问叶鑫:你写的病历患者无法辨认。现在发生争执,责任是不是在于你这个医生?  叶鑫无语。  在见到主刀医生陈兴之后,新闻人员请陈兴告知手术的过程。  陈兴回答,给阿桂是做包皮环切手术时,在切开包皮之后,才发现阿桂生殖器上存在神经过敏及静脉曲张等问题,必须要增加两项手术,一项是阴茎背神经降敏手术,一项是静脉血管高位结扎分流手术。他当时把情况告知了阿桂,阿桂同意了手术。三个手术全部做完之后,让阿桂补签了后面两项手术的同意书。  新闻人员问:为何不是术前签字做手术,而是术后让患者补签字?  陈兴回答:当时他在做手术,带着手套,不方便。  新闻人员问:病人躺在手术台上,被打了麻药,你能保证他意识清醒?他同意手术时体现的是真实的意愿?  陈兴强调:麻药是他亲自打的,对阿桂只是打了局部麻药,不影响正常的意识?  新闻人员问:既然患者意识当时是清醒的,为何不让他在病床上签字?为何要到事后补签?即使医生当时带了手套不便签字,也不影响患者签字吧!  陈兴不语。   患者反驳:增补的两项手术做完后才被告知  对于陈兴的说法,阿桂当场进行了反驳。阿桂说,当时做包皮手术的时候,陈兴只告诉他,切开包皮之后发现了所谓的“神经过敏”问题和“静脉血管曲张”问题,陈兴根本没有告知他当时要增补做后面两项手术。由于下体被麻醉,做后面两项增补手术他无法知觉,他一直以为医生是在做第一项包皮手术。  等三项手术做完后,阿桂被要求到楼下签字,签字的内容没有被告知是增补的两项手术同意书,而是被告知针对第一项包皮手术之后出现的并发症之类的问题,医院不承担责任。由于签字单上医生写的字阿桂无法辨认,他无法获知这是增补手术的内容,还以为是医生所说的第一项包皮手术的增补内容,便签了字。  为了验证阿桂的说法是否符合情理,新闻人员在事后,先后将两份增补手术同意书交给该医院的刘副院长、泌尿科赵主任、医患纠纷处的万主任等人查看,请他们对手术同意书上医生写的字进行辨认。这些医务人员均称难以辨认。  院方病历资料存多项瑕疵  新闻人员还发现,增补手术同意书上存在多处瑕疵。 分别为:一,没有手术医生的签字。 二、没有麻醉师签名。 三,患者签字处没有填上时间。 四,两份同意书上,医生的签字没有注明为几时几分。  新闻人员还发现:该医院出具的彩超等检查报告单上,诊断医生的署名只有姓而没有名。无法确认是什么人出具的检查报告。  针对上述瑕疵,陈兴回答,局部麻醉是主刀医生和主治医生就可以实施的,无须专业的麻醉师,所以同意书上没有麻醉师签字。至于为何出现阿桂的签字处没有注明时间,陈兴没有做出解释。  事后,新闻人员通过国家卫计委的官网没有查到陈兴的医师执业证书。陈兴是否具备行医资格存在疑问。  阿桂说,他后来通过打听,有关人士告诉他,陈兴目前所在四附医院泌尿科,是一个被社会商人进行承包经营的科室。  阿桂所听闻的情况,新闻人员尚无法进行核实真伪,便建议其向卫计委反映,通过官方调查进行核实。增补手术同意书上,患者只有签名而没有填写日期,无法确认是否是预期手术。更令人  明访:院方无法提供医师执业证  9月15日,新闻人员明示身份采访四附医院。新闻人员请求院方提供陈兴的医师执业证。院方当时未能出具,称三天后回复。但截止至新闻人员发稿时间,院方也没有提供陈兴的医师执业证书。在此期间,阿桂通过省卫计委医政处查询陈兴的医师执业证书,却遭到工作人员的拒绝。  医院官网:涉嫌做违法宣传  在调查四附医院期间,记者发现,四附医院的官方网站上,出现两项涉嫌违规宣传的内容:一是用国家领导人的图片做宣传,二是用医院的病人疗效做宣传。  另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在百度搜索上,可以查到两个标注为“南昌大学第四附属医院”的官网,一个页面是介绍四附医院总体内容的官网,而另一个则是介绍四附医院泌尿科的官网。  为什么泌尿科可以单列成为代表四附医院的官网?为什么四附医院的其他科室无法享受这种待遇?这些迹象,似乎与阿桂说的泌尿科可能被对外承包的说法有关。  新闻人员还注意到,泌尿科提供的病历复印件似乎存在猫腻。当初,阿桂要求复印手术同意书资料的时候,提出要医院盖章。办公室的郑主任告知会盖上医院医务科的章。但最后交给阿桂的病历复印件,盖的却是泌尿科的章。  根据新闻人员的了解,一般情况下,医院的治疗科室不具备代表医院对外出具文书的权力。而泌尿科不仅拥有公章,还可以代替医院的医务科(专门负责出具患者医疗资料的科室)对外出具文书资料,可见,该科室似乎拥有独立的地位,并不受制于医务科。  新闻人员曾经向泌尿科办公室的郑主任询问过该科室的医务人员的正规编制与财政拨款工资情况,郑主任总是闪烁其词,不肯做出明确回答。  泌尿科与该医院究竟是什么关系呢?种种迹象值得人们怀疑。新闻人员希望官方主管部门能关注此问题,做一个调查,给患者一个明确的说法。   律师意见:医院涉嫌违法治疗  针对四附医院的治疗向往,新闻人员向江西赣东律师事务所的何海波律师进行咨询。何律师说:阿桂在增补手术同意书上的签字,没有注明时间,这本身是医院失职的一种表现。更重要的是,手术同意书上没有主刀医生陈兴的签字,该手术同意书是有严重瑕疵的。如果患者提出异议,那么,该同意书可以视为无效。即便认为有效,患者也可以认定这是未来的预期手术,时间可以定为一年后或者更远的时间。  如果该手术同意书的字体潦草无法让患者辨认,属于没有履行正确告知义务的情形。医院如果无法证明在口头上对患者进行了与文字内容相同的告知,那么,该同意书可以视作无效。因为这是格式合同,制定格式合同的一方,也就是医院方,具有让签约人明白畅晓知道合同全部内容的义务,并且要告知签约人具有哪些可以拒绝合同内容的权力,这个格式合同才正规有效。  如果患者在做第一项手术过程中,医生在没有征得患者同意的情况下为患者做了其他增补手术,那么,这是欺诈治疗。医生和医院必须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在本案中,增补的第二项和第三项手术,并非预期手术,而是先做后签,违背医疗管理规定,并且让患者签署的同意书上的文字内容无法辨认,因此,该同意书无论从医疗管理规定还是从合同法来说,都可以视为无效合同,医生涉嫌欺诈治疗。  如果主刀医生连医师执业证都没有,那么,更属于非法行医,这名医生和这家医院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  何律师还说,医院的官网用国家领导人做宣传,如果是用于商业目的,就构成违法行为。应该受到工商局(现更名为市场监管局)及医疗主管部门的处罚。  何律师最后说,公办医院将科室承包给社会商人,是违背医疗法规的行为。要查清楚本案中的泌尿科与四附医院是否是承包关系,只要查看患者交钱的进账账号(刷卡)以及泌尿科医生领取工资的账号,是否与四附医院的公立账号是同一账号就行了。如果泌尿科的患者交钱的账号以及该科发放工资的账号与四附医院的账户不符,那就说明,泌尿科是独立的财务系统,与四附医院医院是承包关系。因为,真正的公立机构内部,是不允许出现多个账号的。  何律师建议患者向卫生主管部门及检察院进行投诉,由这些机关去查清楚泌尿科与四附医院医院是否存在承包关系。 对于本医疗事件,本网将持续关注!(文轩) 文章转载:http://www.chinagxbb.com/news/n1512064886.html


上一篇:世界经济半年看之一:世界经济持续在改善 基础仍欠牢

下一篇:天津464医院坑了我两万多块钱,谁来管管啊,黑
    新闻报道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