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活版 > 动态 >

这位副部叫令家兄弟舅舅 司机秘书收钱比他还多

(原标题:出身山西平陆的副部,司机秘书收钱比他还多)

又一个领导“身边人”利用影响力受贿的案例曝光。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原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山西省委原常委、太原市委原书记陈川平的专职司机汤志强,曾帮忙从检察院“捞人”,收取了30万贿赂款。

长安街知事发现,除了司机,陈川平的秘书李源广也曾受贿63万元。讽刺的是,陈川平一审时被认定受贿91万,而他的司机和秘书加起来受贿93万,比他还多!

此外,陈川平在担任太原钢铁集团董事长期间,违规擅自决定并直接指挥子公司太钢进出口(香港)有限公司在境外进行大量期货交易,造成国有资产损失折合人民币超过9亿元。

陈川平曾是山西的“政治明星”,46岁晋升副省长,48岁出任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落马时52岁。

需要说明的是,陈川平与令家兄弟关系密切,都是山西运城市平陆县人。据《环球人物》杂志报道,陈川平是“西山会”的核心成员,由于一层老乡关系,他管令家兄弟叫舅舅。

陈川平

汤志强和李源广本来都是太钢的员工,跟着陈川平先后去了山西省政府和太原市委,称得上是“身边人”了。他们在收钱办事的时候,有时直接打电话给相关人员,对方知道他们的身份,为了搞好关系,于是给予方便;有时候他们会直接打出陈川平的旗号,告诉对方“领导让我给你说个事”,对方自然会配合。

判决书显示,李卓栋是太钢原材料处的员工,因为以次充好赚取差价被太钢纪委调查,后转到太原市尖草坪区检察院处理。其父想托人找关系帮忙,于是经中间人介绍找到了“市委大领导的司机”汤志强。汤志强表示可以操作,但是要花钱,并给尖草坪区检察院法警支队的张某打电话,让张某想办法。事后汤志强在太原市委地下车库收下了李家送来的30万元。

事实上,汤志强前后只是打了几个电话,就“挣”了这30万。

至于李源广,其受贿的事实主要是帮助他人安排工作或协调他人子女入学。例如2013年春节前,李源广受初中同学张某请托,为张某的外甥马某安排工作。为此,李源广通过时任太原市长助理兼太原市煤炭局局长邓维元,将马某安排在太原东山煤矿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之后,马某的父亲送给李源广10万元。

又如2014年7月,李源广接受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办公室副主任贾某请托,为贾某的朋友杨某协调女儿小升初至山西大学附属中学事项。李源广通过时任太原市教育局局长马兆兴,使杨某女儿进入该校就读。2014年8月,杨某通过贾某,送给李源广15万元。

很多证人表示,因为李源广是陈川平的秘书,工作中难免有事需要李源广进行协调,所以会答应给他帮忙。

长安街知事(ID:Capitalnews)此前介绍过一些贪官“身边人”受贿的案例。例如湖南衡阳市委原书记李亿龙的保姆胡兴红,帮人调动工作,先后找李亿龙签了两次字,收了20万。而陈川平的司机、秘书不需要“惊动”领导,直接打电话办事收钱,“能量”就更大了。

黑龙江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盖如垠的司机马门启更“离谱”。他想给盖如垠购买家具,以此拉近与盖如垠的关系,但由于经济条件有限,便找到大庆个体经商的张某某,提出“领导家缺少家具,能否表示一下”。

张某某想通过马门启和盖如垠处好关系,以便日后得到盖如垠的帮助,即同意了马门启的提议,送出30万元人民币。

盖如垠(中)受审

谁知,马门启收到30万元后,并没有将相关情况告知盖如垠夫妇,也没有为盖如垠购买家具,而是将该款据为己有,用于个人消费。直至案发前,马门启一直向张某某隐瞒了资金的去向。

陈川平、盖如垠、李亿龙其身不正,身边人有样学样,最终“一损俱损”。


上一篇:点赞完机长世纪迫降 现在该说说川航的风挡玻璃了

下一篇:天然的“降压药”终于找到了,每天吃一点,血压慢慢就降下来
    新闻报道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