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规划 > 汇泉贷 >

网曝开发商操纵司法至村民无家可归

有人这样描述资本的逐利性:如果有了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使用;有了20%的利润,它就会活跃起来;有了50%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而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

现在,这句话成了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诸葛店村近几年发生的一系列违规暴力拆迁事件的真切反映:村民想获得属于他们自己的合法权益,而“开发”该村的河北三河燕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燕达集团”或“集团”)老板李怀想以最低的价钱占用他们的土地扩大自身利益,于是,摩擦产生了。

起初,李怀以瞒和骗的方式让村民离开家园。后来,采取恐吓、殴打等暴力手段进行直接驱离。如今,又打压措施惩治为村民利益奔波的该村村主任杨贺,欲以人人敬畏的法律将其关进牢房。就当前竞逐态势而言,企业占据上风,资本飞扬跋扈。

地产寡头翻云覆雨 高新区化为住宅区

2010年11月,燕郊镇继石家庄、保定和唐山之后,成为河北省第四个国家级高新区,已经在房地产领域初显锋芒的燕郊迎来史上最佳发展机遇。

“我曾经非常看好燕郊的发展,那时每个楼盘都在说,未来燕郊有八大产业,但如今八个项目一个也没起来,其中3个已经改成房地产项目了。”入住燕郊10余年的方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当年的情况确是这样。2011年3月,在燕郊国家级高新区正式揭牌仪式上,燕郊八大重点项目一并奠基,涵盖航天航空、现代物流、现代服务等新兴行业。其中,首尔园由燕达集团与韩国政府联合共同打造,占地1862亩,计划总投资200亿元,项目建成后预计年收入200亿元;航天现代服务业发展区项目占地3000亩,计划总投资76亿元,由天洋控股投资建设;港中旅温泉度假项目占地2000亩,计划总投资50亿元,建成后年销售额可达10亿元。

但到今天,这3个项目皆变身住宅:首尔园成为首尔甜城,航天现代服务业发展区变成天洋城,港中旅温泉度假区成为港中旅海泉湾,原产业规划无人再提。燕郊的国家级高新区属性,即使在燕郊也很少有人再提及。

与北京通州一河之隔,再加上北京副中心的建设,燕郊早已成为房地产企业争夺的肥肉。福成的上上城系列、兴达的夏威夷系列、燕达的首尔系列、汇福的纳丹堡和悦榕湾系列,这四大当地开发商几乎垄断了燕郊的土地市场,成为名副其实的地产寡头。

燕达集团创始人李怀在商海中几经沉浮,最终因占用诸葛店等村土地开发出星河皓月、燕达国际健康城和首尔甜城系列项目,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更让人高看一眼的是,李怀不仅在多起重大暴力拆迁并重伤村民案件中顺利脱身,还在2013年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使之在兼任三河市工商联副主席、廊坊市总商会副会长、廊坊市人大常委、河北省工商联执委等职位后更进一步,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红顶商人”。

“我们试图和燕郊谈土地开发合作,但是附加的公建项目以及其他回报有些高到难以接受。当地政府和本地开发商之间就没有这些附加条件,相反还有很多优惠。”一位外地开发商表示:燕郊的土地市场对我们来说,依然是一块啃不动的骨头。”

七位村民深夜被砍 尽显燕达血泪历史

谈及诸葛店村当年被拆迁的局面,村民们至今感到恐怖。2012年3月17、18日夜,村民贾万玲家被两次释放爆炸物,窗户玻璃都给炸碎了,大门被人用板斧砍了多个大口子,吓得她只得把小卖部关门,用板子把窗户封了起来。

更恐怖的是,村民刘国峰一家7口人深夜被砍,人人都知道与拆迁有关,但有关部门予以否认。

当年3月22日凌晨1点多,20多名手持砍刀、板斧、铁棍,戴着黑色头罩的男子把刘国峰家大门踹开,还有人翻墙进院,不由分说,见面就砍,将他和在屋里休息的6名亲属全部砍伤、打伤。警方起来时,施暴的人都跑光了,只剩下院内、屋内、门帘上的血迹,以及家中大部分窗户玻璃被砸碎后散落在地的玻璃碴。刘国峰停放在院内的面包车也被砸坏,其家墙上的多处“弹孔”,据说是袭击者投放的自制爆炸物所导致。

因村子正在进行拆迁,村民都认为这起血腥案件和拆迁有关。村民反映,从去年开始,在未召开村民大会、未进行集体表决的情况下,诸葛店村拆迁启动,当时,全村600多户村民中尚有300多户没有搬走。

刘国峰堂兄刘国华头部被铁棍和刀具砍伤,臀部也被砍了两斧。他说:“血案发生前一天,有小混混来踹门,和我侄子发生了口角,夜里还被投进来好几个爆炸物,我们预感可能会发生不好的事情,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当天凌晨一点多,这伙人进门后不容分说见人就砍,除了姐夫外,其他人都伤势很重。我大哥头盖骨碎了,不到18岁的侄儿的静脉被砍断了。

村民出示的燕达集团《告全体村民书》写道,诸葛店村址和周边土地在2010年6月已被征为国有,为省重点项目首尔园建设用地。村民代表杨某说,从去年5月起,燕达集团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征求村民意见和召开村民代表会的情况下,强行进村实施拆迁。

杨某说:“俺们村一共36名村民代表,我联名31名签字递到镇政府和村委会,要求开村民代表会讨论补偿细则和回迁房安置的问题,结果到现在也没开,后来出台的补偿细则和村改协议书,都是燕达集团单方面弄的。村里560户,现在拆走的有300多户。”

杨某说:“燕达集团依据的仍是5年前的拆迁补偿标准,当时燕郊楼价2000多,现在最低价都7000多元了。尤其像我们老年人,社会保障都没有。本来拆迁后原有生活要得到改善,这样下来我们能改善什么呢?”

一些村民反映,自拆迁启动以来,村里经常会聚集一些陌生人,不断对留守村民骚扰、谩骂、威胁。刘国华说:“每天有好几十号人顺街道挨家踹门,让人搬迁,不搬就骂,一和他们讲理夜里就给你扔土地雷,要么拿砖头砸。我们村一点安全保障都没有了,好几家被扔了土地雷,有一家大铁门被大板斧都给砍了。”

村民周某说:“这伙人整天在村里晃悠,我因为害怕出去租房子住,结果家里7间房子和院墙都被强拆了。”


上一篇:青旅物流放手大批量投资收购设立28家分公司是为何?

下一篇:北京祥云京城皮肤病医院坑骗百姓血汗钱
    新闻报道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