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渝商 > 武汉 >

男子卖掉3套房躲进山沟住公墓 真相令人惊讶

(原标题:卖掉沪杭3套房,杭州男子躲进山沟沟住公墓养马!没想到十年后整个村都赚了……)

距离杭州市区约60公里,1小时车程之外有个山沟沟村。村里有个家喻户晓的马老板。

他出生书香门第,曾经有体面的工作——国际交流协调官,穿梭于高档写字楼,也满世界地飞。

一个突然的决定,11年前,马老板带着10几匹马来到山沟沟,在山上公墓旁一住四五年。村里人看他衣衫褴褛,骑着破三轮,以为是捡破烂的,也怀疑这是不是个逃犯?

直到镇长三顾茅庐请他下山,他卖掉上海杭州三处房产,他本该与马为伴的一生,连着山沟沟村,又发生了改变。

汽车下杭长高速,过陡岭隧道,沿太上线驶向山沟沟,绿水与青山从车窗外掠过。

山沟沟村,群山环绕,它所在的鸬鸟镇是余杭区唯一一个没有工业规划区的镇。村民从前靠毛竹山为生,如今村里老街上不少人开着农家乐和农产品小卖店,山里毛竹少有人问津。

“毛竹早就不卖了。以前都砍下来运到城里做脚手架,现在脚手架不好用毛竹搭的,毛竹几乎没人要。”一位村民告诉我,农民也不愿上山砍竹子,“100斤的毛竹现在只能卖20块钱,而请人来砍,还得花20来块。”

村里没有工业,10几年前,就有很多年轻人选择出去。但这些年本地人或者外地人,不断地来,冲着青山绿水的美景和一个人——马老板。

辞掉铁饭碗,告别十里洋场

马老板不姓马,本名李映,土生土长的杭州人,父母分别是人民大学、南开大学高材生。因为母亲是满族血统,李映从小爱马,对马有情结。

70年代,父母在农村里接受劳动改造,幼年李映也随他们在农村里度过了两年时光——跟农村孩子一起放牛、捉鱼,满山地跑。李映现在想来,那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后来,李映按部就班地读书、考试,20多岁进入省质监局,有了铁饭碗。但年轻的心很快开始躁动了。

“有一次,单位里开茶话会,欢送老领导离退休。我看台上他们戴着大红花,手里拿着奖状,大家在下面鼓掌。我想,我的人生可能就是这个样子了,悲从中来。”李映当即决定辞去工作,去过想要的生活。

之后他去了更大的平台——美国环境技术出口委员会上海代表处,国际交流协调官。工作缘故,他在五年里足迹遍布日韩、欧美。空下来,他喜欢去上海郊外一家海滨马场,在海边大地上策马飞奔,快意人生。

“20来岁在上海那些年,看起来风光体面,收入也很高。但我的内心始终不快乐,一直惦记小时候的乡村生活。”2006年,李映突然感到人生无望,对工作提不起兴趣,跟老板请辞,回到杭州买了辆公路自行车,到处瞎晃…...

买了16匹马回杭州,全被拦在城外

半年后,李映接到了上海海滨马场的老板老潘的电话。老潘全家要移民,不得不关了马场,“这些马你随便挑几匹回去,如果你要的话。”

“我第二天就赶到上海去。那天脑子里就突然冒出个念头,我索性全部买了去,回去养马。”李映真的叫了辆大卡车,一股脑儿把16匹马和马鞍等器具,装上车运回杭州。

没想到,就是这么个草率的决定,麻烦马上来了。李映什么也没准备,马拉过来了,结果全被城管拦在城外,进不了城。

“很尴尬,我们沿着绕城一直打圈,卡车司机不停催着我卸马,不要耽误了他做生意。”李映求助了杭州一位朋友,对方当即推荐了良渚石桥村,有个日本人向山先生开了一家马场。

一路寻到石桥村,马场已接近废弃了,围栏东倒西歪。70多岁的向山先生带他看了马场、草料房、四间小木屋,“这些都可以给你,免费,但你把这5匹马养好。”

16匹变21匹,这么大块地方!李映太开心了,觉得自己乡村牧马的理想生活就要实现。

真实的乡村生活是当头一棒

那一年,52公里外的山沟沟村,因村里人高长虹3年前的一笔大胆投资,得以开发出山沟沟风景区。平静的山村掀起涟漪,村民陆续开始改造自家房屋,开起农家乐。

村民汤文胜夫妇便是其中第一批农家乐老板,此前,他们在村里开了家毛纺厂。因为大环境不景气,一到年底收账困难,夫妻俩决定改行——农家乐一来一往都是现金生意嘛。

短短两三年,山沟沟村农家乐数量达到130多家。尽管水平参差不齐,一切看起来百废待兴。与此同时, 这个15平方公里、2000多人口的村庄,大量年轻劳力却正在出走——年纪轻轻不到外面去,被认为是没出息。

李映还在石桥村养马,半年后的2007年,真实的乡村生活很快给了他当头一棒。

在石桥村接下的这个牧场,周边都是河道,夏天又闷又热。李映和几名内蒙的伙计所住的小木屋,苍蝇、牛虻到处飞。

但这些问题都不大,关键是李映这个“城里人”,根本不知道到哪去找马饲料。好在70多岁的老伙计老沈指点:农户家有种玉米的,去找他们收玉米秆,马爱吃。

农户很慷慨:“没问题,都送给你。但我们不砍、不送,你自己来砍,来拉。”

夏天的玉米田里,人热得受不了,长长的玉米秆划得身上红印子一道一道,虫子爬得人皮肤痒,砍玉米秆这活付钱也没人肯做。

没办法就自己动手。李映买了辆三轮车自己开,伙计老沈给他找来捆玉米秆的草秆,再备来6把镰刀,磨得锃亮。

李映早上4点起床,趁着不太热进田砍玉米秆。田边的砍完了,就往田间深处去,每捆八九十斤,一早收两捆,再扛出来,分两趟运回去。

除了这些,请教老兽医、跟农大老师讨教怎么给马看病、接生小马…...这些疑难杂症一件一件被这个“城里人”琢磨透了。

那时候,除了父母亲对李映的默许,很多老朋友简直难以理解:

“脑子进水了?放着那么好的工作不要,跑到农村去?”

“你没出息了,完蛋了。”

“最多三个月,肯定回来了,待不住。”

李映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的乡村生活,还能过多久。

山里来了个住公墓旁的“马疯子”

秋天,李映骑在马背上抬头看,远处就是高楼大厦,城市已经慢慢逼近,这与想象中有山有水、羊肠小道的乡村不太一样。他开始反思,什么才是想要的乡村?

2007年12月,一次从安吉走马回来路上,李映骑的头马在原本要直行的路上忽然右转,十几位马友连同马儿一起被带进了山沟沟村。

青山绿水与山里人的淳朴,让李映和伙计们决定留下来,并把良渚的五十多匹马也赶了过来。

李映和村里商量,在山边一块没建完的公墓旁搭了个简易矮房,用毛竹引水,马灯照明,一住四五年。放马之余,李映找到当地一家生态园老板,合作办起“黎鹰牧场”,收益分成。

马老板刚来时住的屋子

村民看他住公墓旁,每天顶着牛仔帽,打扮灰不溜秋,背两个蛇皮袋穿梭在街巷,觉得是个怪胎。有人说他疯疯癫癫的,倒是蛮喜欢小动物;有人说是捡破烂的;还有人说,会不会是个逃犯?

李映依旧去村里农户家收草料,在早点摊和老村民谈笑风生。只不过,他逐渐以“马老板”、“黎鹰”的身份被村民熟知。

没人想到,山沟沟这个村,这里的村民,以及很多看起来毫不相干的外人,往后的轨迹都会随着这里的青山绿水和这位“马老板”悄然改写。

三顾茅庐的镇长

2008年,时任鸬鸟镇镇长葛建伟(现杭州市余杭区副区长)刚到鸬鸟不久。


上一篇:全素清素食全餐就是骗人的,大家不要信

下一篇:钱爸爸暂停运营
    新闻报道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