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渝商 > 武汉 >

苗洪:深切悼念计春华老师,人生无常!

新闻背景:也就是在2018年5月9日,计春华老师还答应我提供一些当年拍摄《新少林五祖》的具体情况以及李连杰老师《此人蒸发》的录影带。《此人蒸发》系李连杰老师1990年在香港拍摄的一部精彩悬念片,目前已基本失传。但是,绝对没有想到的是,计春华老师竟然于2018年7月11日上午10点35分因病在杭州去世,享年57岁。

《一》也就是在前几年,我朋友在中央电视台采访他的时候,他还炫耀自己强健的肌肉和体格。也就是在那次采访中,计春华留下了一句至今让所有人难以忘怀的名言:他加盟《少林寺》完全是一个政治任务。由于自小爱好武术,有一年生了场大病,头发掉光,却没想到恰巧《少林寺》开拍招人,导演张鑫炎一眼看中他的秃头,于是阴差阳错做起演员。一演就演了二十年坏蛋。计春华认为自己不是演戏的料,但热爱武术,为了武术梦才坚持不懈的做起大坏蛋。

在影视圈那么久,他只演过两次好人和“一个不算太坏的人”,就是《红高粱》里的土匪秃三炮。计春华形象突出,光光的脑袋,凶悍的表情,演好人实在艰难。对奖项不奢求的他,曾经得过“中华武术杰出贡献奖”,感言已经心满意足。近些年在大陆拍连续剧。

离开省队的计春华一度无所事事,回到家里等待寻找工作的机会。退役的运动员,省体委会给安排工作,但一是等的时间长,二是没的选,让你去那就去哪儿。计春华父母所在的电力系统人人羡慕,入门却很难。刚好这时有个政策,达到一定年龄的国营职工可以提前退休,让子女顶替工作。他母亲便希望借此机会把儿子的工作解决了。在等待的过程中,计春华最早的师傅王新德找上门来,他这会儿正带着一群小伙子练散打,见徒弟闷在家中郁郁不舒,便招呼他出来一起练。计春华觉得练散打也是练武,便来了兴趣,每天带上帽子去公园,和师兄弟们一起打拳踢腿,情绪渐渐好转起来。说起来王师傅也算是中国散打最早的探索者之一了,他们那时还没有现在的条件,就是赤手空拳你来我往地对着硬干。计春华有武术套路的基础,身体素质又好,很快就掌握了有关的技术,在师兄弟中间很是突出。当时国内已经在搞散打试验,也尝试着举办比赛,如果不是张鑫炎的到来,计春华或许会在擂台上一展身手。

《二》张鑫炎到杭州是在济南武术邀请赛之后。这时,他们已经通过“港澳办”和国家体委打开了各地体育界的大门,在北京和山东都和当地的体育局签订了用人合同,到浙江也是来办这件事。据当时担任浙江省体育服务公司总经理的叶嘉禾先生回忆,张鑫炎到杭州之后,浙江体委领导委派他,遵照国家体委关于大力支持《少林寺》拍摄的指示,与张导演和制片主任林炳坤接洽,最终签署了派遣运动员参加演出的协议文书。

在这一过程中,张鑫炎向浙江省体委提了个要求,希望他们能再给自己提供一些演员人选。这不仅是因为电影里需要的武行多,而且他还觉得武术队里的队员大都年龄较小,最好是能再补充些成熟的运动员。

浙江省体委对这位老乡表示要大力支持,给他推荐了王新德一众师徒。这天,计春华依然和往日一样,去公园里和师兄弟们练武,正练得起劲,见师傅骑着自行车来到场地外。王师傅一下车就招呼众弟子:“今天练完以后不要散,都到华侨饭店去!”

计春华当时一愣,华侨饭店,那不是招待外宾的高级宾馆吗?我们去那里干嘛?就听王师傅说:“香港电影公司来人了,要在我们这些练武的人里选演员。想演电影的都去试试啊!”

师兄弟们一听个个兴高采烈,跃跃欲试。计春华却低下了头,对王师傅说:“我就不去了。” 王师傅一愣:“为什么?”

“选演员,我,根本不可能······”

王师傅一下子明白了他的心思,不再说什么。其他师兄弟不管那些,上来就起哄:“去吧去吧!到华侨饭店开开眼也好啊!”计春华平时和气,这时却瞪起了眼:“去去去!”

王师傅不想他尴尬,便说:“一起去吧!全当玩玩。” 计春华只好说:“我去可以,但师傅你别让我表演。”

“可以可以,去吧去吧!”

《三》很多想拍有点影响的武侠剧的制片人,在选演员时都会想到计春华,就连《笑傲》和《射雕》的制片人张纪中也不例外,但是由于档期很不凑巧,使计春华未能“平步江湖射大雕”。可计春华丝毫不觉遗憾,他认为港台版本的作品已先入为主,再怎么花样翻新也拍不过老版本,就像电视剧的《少林寺》拍不过电影《少林寺》一样,经典毕竟是经典。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是导演不是武行出身,很难拍出高水平的武侠剧,自己如果不能大施拳脚会很“痛苦”。

二十多年前的那部风靡一时的电影《少林寺》,不仅捧红了李连杰,更把饰演反角“秃鹰”的计春华造就成今天影视圈里演“坏人”的专业户,近日,他再度和恩师张鑫炎合作,出演张执导的《少林武王》一角。

计春华拍《少林寺》时才19岁,大概是“秃鹰”的形象实在太“光辉”了,至今30年过去了,所有的人见到他还是喊“秃鹰”,而他本人倒也觉得这个叫法很亲切。“秃鹰”20年来拍了几十部影视剧,只遇到过一个《红高粱》的“土匪”角色还勉强算是正面的,其余的统统是坏人,“秃鹰”也进行了一番自我剖析,结论是可能爹妈给的长相太恶劣了,那干脆就远离好人的角色。其实他不能扮演正面人物还有别的原因,观众的欣赏习惯是大的不能欺负小的,强的不能欺负弱的,以正压邪,可计春华的身材在武行中算是高大的那种,如果再让他当正面人物打别人,虽然顺理成章,但观众会看不顺眼,所以总让他当“坏人”,实在出于众编导的无奈。

计春华认为自己并不是一块演戏的料,只是他太爱好武术了,能在影视剧里延续他武打的梦想便是他一直接演“坏人”的动力。想当年他因为生病掉光了头发,差点要告别武术这一行,正是人生最黯淡之际,适逢张鑫炎为《少林寺》挑演员,他的光头形象居然让张导相中,际遇就从此改写了。演了上百个“奸人”的角色,计春华每次都“奸相毕露”入木三分。由于他演得太逼真,以至他想演一个正派的角色的愿望多年未能实现,只在张艺谋拍的《红高粱》里客串了一个被日本鬼子抓去扒皮的农民英雄。

在一个剧组里,拥有人格魅力的导演是一部片的成功关键,张鑫炎不仅带计春华走进影视圈,更在做人方面给予很多的启迪;张艺谋导演平易近人的文化涵养也潜移默化影响了他。在拍摄《少林武王》日子里,剧组传颂着计春华的这样一件事;某夜,特大台风将袭击外景地,为尽快通知熟睡的同行,计春华飞跑着挨个房间去叫醒大家疏散。而他的财物却来不及去取。问他是不是经常会抱打不平,除暴安良,计春华憨厚一笑说,现在有警察和高科技防暴哪用我去担心呢,我还是专心做好“坏人”吧!


上一篇:特朗普:将当面询问普京俄罗斯是否干扰了美大

下一篇:外汇智能跟单手机外汇自动跟单怎么赚钱
    新闻报道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