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招生 > 情报站 >

他可能是全世界最会拍中国人的老外

杜可风几乎可以说是王家卫的影子,90年代初王家卫刚崭露头角时,便开始与他合作,两人从《阿飞正传》(1990)、《重庆森林》(1994)、《东邪西毒》(1994)、《堕落天使》(1995)、《春光乍泄》(1997)、《花样年华》(2000)一直到《2046》(2004),说他是王家卫的影子绝不为过。而这个酒不离身,自称“Made in Hong Kong”的老外,笔者几次在电影节看到他,都难以把他和那个对“光”和“构图”万分执着的摄影师连系起来。

有评论说他“捕捉到演员的灵魂、用镜头去写诗”。

但是我却觉得杜可风对于色调和光影的捕捉才是主要,或许因此,更衬托出王家卫后现代城市的风格。与其他摄影师比起来,杜可风的采光可说不按常理。

他不愿跟随主流电影的采光风格,限制自己某一类电影就应该用特定的光线和构图,而是尝试打造不同氛围。尝试为观众提供一个桥梁,在一套电影的时间里建立摄影师、导演眼中的现实。例如《阿飞正传》、《重庆森林》等电影中,电影基调颜色为蓝色和绿色,杜甚至连室外的许多场景他都要维持这个色调。

而这些色调正好把王家卫对后现代香港的理解发挥的淋漓尽致,偏蓝色和绿色的背景颜色,显出了九十年代香港作为大都市那种淡淡隔阂的氛围和空虚。

而之后电影中的许多符号,例如川流不息的高架地铁、快速的摩托车、城市中疾走的人群、酒店、机场、快餐店…与背景颜色相辅相成,这些符号靠着背景色调而更加突出,“后现代”下碎片式的城市符号因此深入观众的脑海,都市下不能久留、疏离的感觉因而凸现。

《重庆森林》

1.光影霓虹

《杜可風:霓虹光影》

“Neon world (霓虹灯的世界)”

论起香港的后现代都市标志,不可不提的便是霓虹灯,杜可风也曾经在纪录片中提到香港是“Neon world (霓虹灯的世界)”。王家卫的电影充斥着灯光的颜色,杜可风也承认这是因为拍摄经费的问题,而正是这种“错误”造就了误解,正是这些错误打开了如此有魅力的空间,现场采霓虹灯的光“蕴含着某种特质与美感”。

《重庆森林》

《重庆森林》

《重庆森林》

香港这座王家卫眼中 “后现代”的城市,寂寞、零碎却又有着莫名动力的城市,透过杜可风的灯光和颜色充分体现了出来,如同《2046》中,霓虹灯作为一个电影符号,连系了未来,连接了过去。所以这位王叔叔背后的男人—杜可风,可谓是他的眼睛,两人合作的作品不胜其数,没有杜的独特审美,大抵王的电影色调便不会如此令人眼前一亮。

2.艺术表达

一辈子从事影像工作,就意味着放弃更多生活的权利。他说他的工作就是拍戏,没日没夜的拍戏,他从每次与不同的导演合作中感悟中自己的摄影风格来。

杜可风是捉摸不透的。

在与陈凯歌合作的《风月》中,我们很难再在他的视觉表现中再找到如同王家卫的暧昧光影,而是将《霸王别姬》中的情与痴放大。那种游离在身体之外的时代局促感,同样适应在《风月》之中。

自1999年,三十有愈的杜可风完成了他的处女作《三条人》之后,老杜先后与王家卫、张艺谋、陈凯歌、陈可辛、崔健等等中国知名导演、艺术家有过非常亲密的合作关系,在他镜头之下的人物各个都贴满了杜氏的标签。

以他最满意的作品《三更》为例,在拍摄黎明扮演的变态杀手每天出门倒垃圾的场景,杜可风前后试验了多种机位、光线的布置以及垃圾袋内倒漏出来液体颜色的不同,才决定将一场几十秒的片段拍摄出来。

在他的世界里,光与影就是他的生命,是他生命呈现的形式。

《三更之回家》

但杜可风实在也是个奇怪的人,你几乎无法确定杜可风的具体艺术表现形态究竟是怎样的,除去浓重的王家卫标签(老杜开场就说那得你自己去问谁谁谁)外,杜可风的影像可以是典型的实验作品《迷幻公园》(格斯.范.森特导演),也可以是叙事结构的《暗恋桃花源》。

而黑帮题材的运用直接把他的地位推上了高峰《无间道》,又或者是色彩唱大角的《英雄》,恍惚不定、暧昧迷离的《风月》,再是一点老杜影子都想不到的《中国合伙人》、《海洋天堂》等等。这种无法去定义的风格本身就是一种风格。

杜可风爱玩,所以他的每一天都可能是不一样的。

“香港”这两字占据了杜可风一半的生活,几乎每一位你叫的出名字的香港电影人都与杜可风有过合作。

这位长着一张西方传统脸蛋的歪国人,竟然成为了华语电影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难怪他常戏称:我是个得了皮肤病的中国人。

我是谁?这个人是谁?杜可风是谁?杜可风生下来就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杜可风是个中国人,他是一个中国电影人,是个中国摄影师。

他说他没有很了解中国,但是他却将华语电影带向了世界。

3.香港三部曲

《香港三部曲》(鬼佬说这是一部实验电影)其实更像纪录片,用幽默轻松的方式讲述了香港三代人「开门见山的小孩、愚公移山的年青人、后悔莫及的老年人」的孤独、愤怒、喜怒哀乐,片中很大一部分在描述占中运动的全过程。其中有一句台词是:「以前我们想要得到什么,不会觉得那些东西是势必会得到的。但是他们在甜水里面长大,他们会觉得想要的是一定要得到的。」电影以Beyond的海阔天空结尾。

他说:“现在的导演拍电影都是为了国内那个市场,我也知道这部电影不可能在「合法」的情况下上映,除非你要买盗版的DVD。那我们私下谈。F** you very much!刚才新加坡给我打电话说要和谐,我说F**你妈的!”

“20几岁的人都问我一些最笨的问题,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那些问题我们都知道——没有答案。但是最重要的是「问那些问题」。”

他连王家卫都讽刺,他说:“WKW很适合开类似肯德基的连锁快餐店,WKW这个名字取得多好,肯定火遍全球。他的快餐反正你们也都吃过了。

但是我要讲的是:WKW对我最重要的一句话(一句贡献)是:他说:鬼佬,你只能这样子吗?这句话很关键很重要,你一定要天天问你自己。对你的社会、对你的关系、对你的创作……有时候只能这样子,因为条件不够好。但你必须每天问你自己。”

“别叫我导演,什么导演不导演的。我是摄影师。你叫我老杜啊。鬼佬最好了!鬼佬王家卫开始叫的,我喜欢别人叫我鬼佬!”

“你们都知道有本书叫《台北人》吧,明年!我要拍台北人!”

网上还看一段记录:有个满头白发,衣衫褴褛的类似街头艺术家的人和他合照说话,他们相拥拍照。他跟其他人讲:“杜可风就是个很平民很潇洒的人!”

就像John Lennon所唱

:“The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生日快乐,

Christopher Doyle!


上一篇:杭州阿波罗男子医院骗人.大家小心!

下一篇:萨美味牛排杯加盟撕毁加盟前承诺诈骗,加盟伙伴面临严重亏损状态
    新闻报道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