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评 > 互微网 >

河南整形美容医院整形失败率不断攀升 整容变毁容 可怕的事实

  为了追求美丽,通过微整形割个双眼皮、开个眼角即可让一些女士瞬间变美,这种微型整形深受一些女性消费者喜爱。如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微整形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认可,微整形医院也随着遍地开花,医疗条件及医师水平也有天壤之别。甚至出现有的整形机构只看中广告而不注重医师水平,导致运营成本相加总和不敌广告费一项,整形失败率不断攀升,一旦出了问题赔钱了事,利用整形失败的概率赚取“黑心钱”。近日,《中国消费者报》连续接到消费者2起在同一医院整形失败的维权难的投诉。

  前不久,家住河南信阳的司女士向《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哭诉:“十年前,因相信广告我到河南整形美容医院花3000多元做了个割双眼皮及开眼角手术,本来想着通过手术能让我变得更美,谁也没想到自从做完眼部,噩梦正式拉开序幕。

河南整形美容医院整形失败率不断攀升 整容变毁容 可怕的事实

  “我清楚地记得,我第一时间来这个医院做手术是2007年,那时的我才23岁,很羡慕身边朋友双眼皮好看,因为相信这个医院的广告,刚上班的我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做了眼部整形手术。手术前,医院的接待人员见我要做手术非常热情,还特意找专家说为我量身设计整形内容,声称‘术后让你变了个人儿’。当天我就做了整形手术,可是术后没多久就发现眼睛睁不开,平时干燥发痒,见风就流泪。没多久我就去找医院,医生当时说过一年后帮我免费修,那时我还想着这个医院比较负责就没有太深究。一年后的2008年11月15日,我再次来到了这个医院做了修复手术,没成想这一修竟然修的没完没了了。”司女士至今记忆犹新。

  让司女士感到生气的是,医院虽然给她免费做了修复手术,但是修复之后症状并没有得到缓解,而且两只眼睛也不对称了。再次反映问题,医院又说再过两年还能再免费进行修复。又过了3年,到2011年3月她又来做了一次修复,症状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因为家住信阳,为此跑了不少于10次,每次都要请假,耽误工作不说医院迟迟不给解决方案。直到2012年,医院才说她的眼睛已经整过3次短时间内不能再进行修复,必须得等5、6年以后才能继续修复。

  “我做眼部整形不仅仅是为了美貌,也是为了更好地找对象,因为整形不仅眼部不适而且两眼不协调,每次见到熟人都被指责,至今未找到对象内心无比痛苦。6年前就说让我等,现在我都33岁了,即使修复好了还有啥用?”对于医院给的处理方案,司女士并不认可。

河南整形美容医院整形失败率不断攀升 整容变毁容 可怕的事实

  无独有偶,郑州的李女士也向记者投诉,今年5月2号她在河南整形美容医院前后花费42600元做的“六针美瞳重睑术”双眼皮手术,结果手术失败导致眼睛睁不开、见风就流眼泪,去协商了很多次都不解决,现在都没法出门,生活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调查:消费者维权被设“高门槛”通过司女士提供的河南整形美容医院开具的收据上记者看到,其中一张收款单据上显示收款时间为2007年2月8日,咨询员为刘华,两项费用共计3485元,另一张收费单显示时间为2008年11月15日,项目为眼部整形修复,费用为0元,咨询员张海燕、刘华。

  11月28日,记者陪同司女士一起来到了位于郑州市农业路3号的河南整形美容医院,见到了该院一名王姓院长及一位负责人葛涛。司女士在与医院王副院长沟通的过程中,王院长表示司女士的眼睛没有看出任何的问题,葛涛也表示,医院的专家都看过,通过技术手段再进行改善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是在2007年和2011年已经进行过修复。

  “眼睛见风流眼泪,干燥发痒这已经说明整形失败,即使你们医院不给我修复我也得找医院进行治疗。我已经不再相信你们,也再不会让你们修复,10年来,这对我心里的伤害无法估算,我从信阳到郑州往返20多次,,交通费、误工费、住宿费都近万元,必须给我不低于3万元的赔偿。”司女士向医院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协商到最后,葛涛表示可以按照手术费的3倍进行赔偿并且赔偿这10年期间所有的交通费共计1万多元,对此,司女士坚决不同意。

  王姓院长则表示可以一起去医调委解决,也可以由医院的医生带着她去上海医院进行治疗,但院方始终不说如果去了修复费用谁出、不能修复又将怎么处理。最后,医院让司女士做出些让步,可答应赔偿其25000元,但是必须让司女士提供赔偿依据。

  因为都在单位上班,当初没想这么多,平时来往的车票、住宿、就餐票据都没有保留,按照每次往返800元算费用也有近2万元,后续还要治疗,费用一算就很清楚,医院这样做就是在设置维权的高门槛,存心刁难我。”司女士对此非常不满。

  就在协调的的过程中,另一投诉人李女士正带着家人在该医院门前扯着白条布,“河南整形美容医院黑心医院”大字特别显眼,该举动引来不少行人驻足拍照。“整形失败后,医院置之不理,走到这一步我完全是被逼无奈,我也想通过这种没办法的办法告诫更多消费者不要再相信这个‘黑心’医院。”在现场,李女士气愤不已。

  通过有关渠道了解到,该医院的大股东为三河市誉美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99%,该企业对外投资除河南整形美容医院之外还有河南誉美肾病医院、京东誉美中西医结合肾病医院等7家医药疗机构。另外记者还了解到,该医院整形失败并非首次,近年来出现多次整形失败的案例。

河南整形美容医院整形失败率不断攀升 整容变毁容 可怕的事实

  司女士的要求并不过分,医院为何拖了这么多年都未解决?暗访中,记者以司女士朋友的身份向王姓院长发问。王院长则表示,不是医院不想赔偿,而是现在的郑州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下称市调委)说了任何单位不允许任何的方式给患者钱,是市医调委不允许给,如果私下协商赔偿了市医调委不查没事,一查就会罚款十万。随后,记者将司女士的投诉、证据及述求撰写成材料,以书面的方式将投诉转给了河南整形美容医院。

  12月5日,该院向记者发来回复称,经调查核实,患者最后一次修复调整(2012年)到现在共计5年;中间没有来医院就此事跟医院协商,所以院方一直认为手术已经没有问题,5年时间院方未知发生的事情很多,医院每台手术都有患者亲笔签署的手术同意书,且会详细载明术后可能发生的事宜;手术不同于商品买卖,效果不满意可以退货退款;接到记者发来的投诉材料后,医院还是积极联系患者到院会诊,主动协商处理办法;并于2017年12月1日与患者司丽雲就此纠纷达成一致意见,在市医调委的见证下签署协议,调解解决此事,并附带了一份人民调解协议书。协议书中显示医院一次性付给司女士2万元,此后双方不得以任何借口以此纠纷向对方提出任何要求。协议最后加盖有郑州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公章。


上一篇:国资商城停业预警3000亿农产品电商市场困局待解

下一篇:广州黄埔南方妇科医院黑心
    新闻报道
    大家喜欢